整站顶部右侧文字或连接

3木影视

首页 > 情感小说 / 正文

解开胸罩掐着她的乳尖 如酒的穴此时已经是蜜汁淋淋

x41027a 2020-04-23 18:52:31 情感小说 评论

  夜幕四合的街道旁,一辆现代已经停了许久。杜闻坐在后座,俊容隐匿在一片阴暗之中,处理工事。

  直到快八点了,麦当劳的门一开一合,出来了一对亮眼的学生情侣。

  “杜总,如酒小姐出来了……”前排的司机老赵提醒着。

  今天杜闻出来应酬,让老赵开公车,他那辆卡宴还停在公司的停车场里。后来老赵才知道,杜总这是要跟踪如酒小姐啊!

  闻言,杜闻偏头看向窗外,冷飕飕地吩咐:“回公寓。”

  老赵踩下油门,给如酒说好话:“如酒小姐还小呢,不懂情啊爱啊的,您跟她好好说,她——”

  “安静开车。”杜闻薄唇张合,显然是不耐烦听。

  老赵“哎哎”了两声,不再出声了。

  杜闻的车先一步到了小区门口,停在绿化草地旁边,等着。

  不一会儿,如酒和顾子燊来了。

  如酒不认得这辆现代,抱着顾子燊的胳膊轻快地略过车,有说有笑地神采飞扬。

  顾子燊侧脸俊逸出尘,一双俊眸状似认真听着,可余光却直直地望向杜闻的车。

  隔着黑漆漆车窗的四目相对。

  窗外,不知道顾子燊跟如酒说了什么,如酒便不再往前走了,反倒是娇娇怯怯地踮起脚尖,吻住他的唇。

  顾子燊揽住她的腰,慢慢加深了这个吻。

  如酒回到家里,像兔子似的回到房间里,将书本摆满桌子,装成一幅早就回来的样子。

  几分钟过后,公寓门“咔哒”一声从外面被打开,杜闻回来了。

  如酒有些心虚,佯装写作业之时,杜闻像往常一样端进来一杯甜牛奶。

  如酒接过玻璃杯,在杜闻压迫性的眼神中,一口气把牛奶喝喝得干干净净。末了试探地说:“哥,你回来了啊……”

  杜闻勾唇一笑,心情很好的模样。本就温雅的面容更柔和了,他摸了摸如酒的发顶:“嗯,早点睡,别学得太晚。”

  “我知道啦。”如酒一颗心放回到肚子里,用头发蹭了蹭杜闻整洁的西装,装乖卖萌。

  杜闻倒是很吃这套,倾下长睫出去了。

  门外,杜闻走向开放式厨房,弯下腰提起半满的垃圾袋,系上了结。而在垃圾袋最上面的,是一瓶小小的地西泮。

  ……

  半个小时后,杜闻洗完澡出来,将平光镜扔在实木书桌上,身上套着浴袍,去找如酒。

  他没敲房门,直接推门而入,如愿看到如酒软绵绵地趴在书桌上睡得香甜。

  “如酒?”杜闻贴在她的耳畔,低哑狎昵地叫她。

  如酒当然没有反应,她睡得很熟,两瓣唇无意识地张开,轻吐兰气。

  杜闻的喉结一滚,拦腰把如酒抱了起来,低下头去找她的唇,狠狠地吮吸了两下,神情暴戾地给她消毒。

  把如酒抱回到自己的床上,杜闻慢条斯理地给她脱衣服。

  杜闻的房间装潢与如酒的完全不同,是简约清爽的北欧风,多余的杂物一丝没有。铺得一丝不苟的圆形大床上,多出来一个软腻的如酒。

  很快,杜闻将如酒脱得一干二净,雪腻的身段亮得刺目。几乎是登时,杜闻就硬了。

  他托住如酒的臀瓣让她伏在自己的身上,一只手又狠又急揉捏她挺翘的椒乳,捉住她的乳尖让两团乳拢在一起,捏出各种色情的形状。

  如酒的胸实在是太软了,些许的乳肉从他的指缝间泄出。杜闻垂头叼住指尖的嫩肉,嘬得啧啧作响,又用饱满的指甲将她小小的乳尖掐起来,转圈让它们充血。

  “陈如酒,你是不是也让他这么玩弄你的奶?”杜闻怒极,漆黑无比的瞳仁像是燃烧的黑焰,又黑洞般焚烧和吞噬一切。他眼白泛着血丝,唇角却嗜血地上扬着。

  杜闻曲起长指,弹了弹如酒已经硬得邦邦的红果,引起一阵雪白的乳波。尚在睡梦中的如酒这时忽然似痛似难耐地哼吟地一声,弯起长腿无意识地摩挲,似乎是在渴望什么。

  “怎么?这么快就湿了?”杜闻柔声问根本不会答的如酒,手却重重地拨了了两下她的穴口,指腹果然沾上粘腻的银丝,“呵,我是应该夸你敏感呢,还是该骂你骚呢?我的好妹妹。”

  杜闻放下如酒,下床捞起刚才扔下去的粉色小内裤,翻到裆部看到了一块已经干涸的白渍,这是下午如酒对顾子燊动情的证据。

  “缺男人是吗?我可以满足你的。”杜闻钳住如酒的下颌,把她拽向自己,啃咬着她的唇舌,含住她的小舌、扫荡她的齿龈,吻得如酒止不住地往下淌口水。

  杜闻将她流出的口水一点点舔干净,下身涨疼得难以言喻,他隔着浴袍狠狠地撞着如酒鲜嫩的小穴,口中发出压抑的闷哼。

  撞了十来下,杜闻的眼却是越来越红,掀开浴袍把内裤往旁边一拨,露出杀气腾腾的性器。扶着滚烫,浅浅地捣在如酒的穴边。

  如酒的穴此时已经是蜜汁淋淋,四流的汁液滑出了绒绒的阴毛,沾湿了纤细的大腿,也流向了小巧的菊穴。杜闻的肉棒哧溜哧溜地在泥泞中打滑,蘑菇头一下竟戳进了那朵褶皱里。

  “嗯——”杜闻哑着嗓子哼着,握住性器回到前面的洞穴里。一片滑腻当中,蘑菇头顶进了紧致得不可思议的小穴中,瞬间嫩肉层层叠叠席卷而上,如丝绸般包裹着杜闻,似挽又拒地绞住。

  杜闻头上浸出薄汗,用尽全部自制力没让自己完全冲撞进去。喘着粗气,他往里又顶了顶,一片韧韧的薄膜真切地阻挡住了他——

  他的宝贝还是个雏儿。

  像是沁凉的水兜头浇下,杜闻的坏脾气顷刻间化为乌有,唯有胯间的高昂没有得到解脱。

  杜闻温雅的眉眼柔出一滩水,俯身吻了吻如酒的额头,身下九浅一深地轻撞;一只手臂支撑着身子,另一只手嵌入蜜穴找到小核,深浅地按压。

  温馨静谧的性爱之中,如酒闭着眼睛、哆哆嗦嗦地泄了出来;杜闻吻住她的唇,跟在她后面射出白浊。

  余韵过后,杜闻抱起如酒去洗澡。浑身的味道和液体,杜闻帮她洗掉了;胸上和大腿上的指痕,他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支化瘀药膏,细细地按摩。

  指痕留下的时间不长,杜闻很快帮淤血按开,如酒的肌肤上只剩下浅得看不清的淡痕。

  结束掉这一切,杜闻静静地望着沉睡的如酒,手中把玩着她颈间一个粹蓝色的五芒星。就这么,杜闻看着她一宿未眠,在天亮之前又把她送回了卧室。


Tags:

我猜你或许还喜欢以下内容
搜索
热门新闻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最新评论